首  页 走进博睿 业务领域 精英团队 新闻中心 成功案例 战略规划 博睿文化 人力资源 客服中心 法律援助
 博睿文化
    博睿志
    博睿寓意
    管理理念
    博睿三字经
    律师文苑
 客服中心
服务标准 业务办理
常见问题 法律宣传
企业培训 客户声音
 
 律师文苑 当前位置:首页>博睿文化>>律师文苑
嘴上功夫
浏览次数: 2072 次    发布时间: 2013-05-21
                           嘴上功夫
  ??转自西部律师网

    穿上没有衣扣的袍子,戴上“红领巾”,隆重登场;继而唇枪舌剑,言辞滔滔,是为律师出庭。替人出庭打官司的人,过去称“讼师”,现在叫“律师”,二者一字之差,褒贬殊异,但都是靠口才卖弄法理和道理的营生。如此一说,大体上可看出口才之于律师的重要性。

唇齿间的功夫,之所以十分打紧,是因为无论多么正当的诉求,多么高深的奇思妙想,都要借助“雄辩”来传载;若是嘴皮子不争气,纵有天大的本事也难以施展,更甭说化腐朽为神奇了。故而,谓口才之于律师,如长腿之于刘翔,倒一点不显过。

    大凡能言善辩之士,多源自饱学的智识和缜密的思维,非如此,不足以挟无穷辞令,攻守自如。昔诸葛孔明,便是一位在学识上博古通今且能够善用于唇齿的行家,凭借如簧巧舌,他不仅多次化险为夷,更有骂死奸臣王朗老儿的记录??我喜欢他那句“皓首匹夫,苍髯老贼”的千古绝唱,可惜在当下和谐社会,如此锋利的佳句,倒是难觅用武之地了。

    孔明之类内外兼修的人物,自然是论辩的高手,若因此就总结为“铁齿铜牙须仰仗高深的学问”,大家听来难免扫兴??有多少人愿意且能够去修炼那种可望不可及的功夫呢?事实上,正如我们不时可以闻见的,市井中人,甚或村夫村妇,即使目不识丁,嘴皮子了得的,却大有其人。清朝无名氏遗留的《牍鼻山房小稿》中,记录过一个农妇骂街的有趣故事,大意是:一农妇疑人窃取了自己的蔬菜,遂开口大骂,“初开口如饿鹰叫雪,觜尖吭长,而言重语狠,直欲一句骂倒。久之意懒神疲,念艺圃辛勤,顾物伤惜,啧啧呶呶,且詈且诉,若惊犬之吠风,忽断复续。旋有小儿唤娘吃饭,妇推门而起,将入却立,蓦地愤上心来,顿足大骂,声暴如雷,气急如火,如金鼓之末音,促节加厉,欲奋袂而起舞……”。作者对该妇人骂街水平的评价是“听其抑扬顿挫,备极行文之妙”。可见,嘴皮子厉害的,未见得都是饱学之士,那如刀之嘴,不少人是在生活中自发修得的。在重庆街坊生活过的人,见识过此等伶牙俐齿的,恐怕不在少数。

     至于市井中俯拾皆是的“言贩子”,也大多未有什么教育背景,若打起“嘴巴仗”来,即使贵为“人之师”,败在大老粗口下的,亦非稀罕。关于这一点,周作人先生颇有心得,他写道:“中国士大夫十载寒窗,专做赋得文章,《讨武》、《驱鳄》诸文胸中烂熟,故要写劾奏讪谤之文,摇笔可成,若仓促相骂,便易失措,大抵只能大骂混账王八蛋,不是叫拿名片送县,只好动手亲自相打矣”。显然,某些书生在骂场上的实战功夫,较之前述农妇洋洋洒洒的脱口秀,倒是去之天壤了。表皮上看,是斯文人不谙粗鲁言辞,实则包含着文才和口才的内外分离??这样的人,肚子里有料,却不善言表,缺乏向外输送学识的载体,我小时候在老师族里见得多,满腹经纶却道不出来,而今长大了,身边照样比比皆是。正巧,前两天在视频上聆听了北大的朱苏力教授就“中西方法治理念比较”之类的话题所作的一场报告,感觉此君嘴上功夫较之其文字功底是大为逊色了,这是否出于其对自己所持观点的内心认同度不够使然,我倒不敢妄断,仅就观感而言,朱君的口表能力似乎比他的同事贺卫方教授差了一个档次,尽管二人的学识未见得能分高下。可见,好口才并不一定可以恃才自得,一个内秀慧中之人,未必能够自然派生出铁齿铜牙来。

    学者如此,律师圈内照样不乏这种口才殊异,表里不统的景象。虽然,在世人眼里,律师个个都是(或者至少应该是)能说会道的人,但实情却与之大相径庭。溯根索源,无非是缺少专门的教化和训练所致:首先,在当今中国的法学院,最显赫的教授要么出自依然被视为“饭碗课”的刑民两大学科,要么源于正日渐成为显学的法哲学等综合性法类学科,却罕有专事论辩之道的“教头”被抬举起来,自然也鲜见教习辩术的专业课程。于此背景下,法科学子大多没有或基本没有受到过论辩技巧之类的专门调教。其次,如今的司法考试,只有笔试没有面试,缺乏对应试者言辞能力的考察,难免就有口舌笨拙的人凭借死记硬背,拿到了律师资格。一个学法的人,经由法学院并跨过了司法考试的门槛,无疑已有了些专业知识,但却看不出在口才方面具有超乎常人的必然性。接下来,即使他们有一天成为了律师,其对口才的修为也大多依赖自身的造化而非系统的训练,换句话说,大多数律师事务所根本就没有专门雕琢口技的培训机制,一切都要靠自己事倍功半的潜心观摹和悉心修炼。如此一说,我们便不难参详律师界何以有口齿生涩的人了。

    更糟糕的,还不止于律师教育背景上的先天不足,当今司法裁判对雄辩的疏离和漠视,导致律师们对那些业内的雄辩大师和超级说客缺乏必要的敬畏??如果律师们看到的只是、或更多的是凭借运作和勾兑在赢得官司,而不是或很少是靠雄辩在“砌筑胜诉之砖”(林正语),那么,他们对辩术的不敬便成了一件相当自然的事情。当今中国之所以出不了广受推崇的雄辩大师,和缺乏孕育这种专才的司法土壤实在不无关系。

    但是,无论如何,即使是身处一个论辩被怠慢的时代,即使当今的居中裁判者对雄辩的态度还无法达至我们所期待的境界,法庭终归是律师欲罢不能的战地,也必然是律师展现专业才华的最佳舞台。站在这里与人交锋,是要让法官听而非让法官看。如何在有限的时间里,将庞杂的证据编织成一个令人信服的故事,唤起法官的良知,激发他们的正气,寻求他们的赏析,既是摆在律师面前的不弃使命,也是律师需要琢磨的课题。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论辩之道被看重,才具有了非同寻常的意义。事实上,不仅是在法庭上,即便是在律师服务于客户的各个领域,谈判、交涉、沟通、营销等等,嘴上功夫的好歹,也深刻地影响着律师的形象和绩效,故而,哪怕是出于最功利的动机,律师们也得用心把口才善加修炼才行,否则,既有损颜面,也影响生存。

    如此看来,嘴上功夫作为一门独特技能,虽然暂时还不能如西人一般成为左右正义至关重要的筹码,但却是“运送正义”不可或缺的载体。一个律师,要想成为一个能言善辩的铁嘴,倘有缘像前述农妇一样在生活的浸润中无师自通,自是天大的造化;若无此造化,那就得潜心修炼,老老实实研习点论辩之道。不然,时不时在法庭上遭遇一个农妇般伶牙俐齿的非专业人士,那脸就丢大了!当然,话还得说回来,有时候表达的内容也直接影响着表达的质量。纵有一张铁嘴,却偏要硬着头皮说一些违心的话,悖于法理、伦理、天理乃至真理,或者偏要游离于既有的事实和证据之外,心中便定然少了些底气,要想滔滔陈说,一气呵成,却也是难的。可见,即便是雄辩大师,若要一味地诡辩,也难免会吞吞吐吐,辞不达意??我始终不太相信那些靠嘴皮子就能够颠倒黑白的神话。


版权所有  山东博睿律师事务所(www.boruilaw.com)
联系电话:0531-82687278、82687275   传真:0531-82687278   E-mail:boruilawyer@163.com
地址:济南市高新开发区正丰路环保科技园A座4005、5005室   邮编:250101           
鲁ICP备10001930号
您是第  2783428  位访问者
免费咨询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