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走进博睿 业务领域 精英团队 新闻中心 成功案例 战略规划 博睿文化 人力资源 客服中心 法律援助
 成功案例
    重点推荐
    民事案件
    刑事案件
    行政案件
    非诉案件
 
 
 重点推荐 当前位置:首页>成功案例>>重点推荐
XX农业环境污染侵权案
浏览次数: 3435 次    发布时间: 2011-03-22

          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5)济民一初字第58号
 原告xx市xx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xx市双山街道办事处旭升村青云岭。
 法定代表人何xx,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郑毅,山东博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xx市双山街道办事处,住所地xx市双山街。
 法定代表人王x,主任。
 委托代理人孙小虎,该办事处法律顾问。
 被告xx有限责任公司五号煤矿,住所地xx市双山街道办事处木厂村北。
 负责人李xx,矿长。
 委托代理人白乐平,山东鲁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xx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xx市普集镇驻地南侧。
 法定代表人张xx,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白乐平,山东鲁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xx市双山街道办事处旭升村民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张xx,主任。
 委托代理人周xx,男,生于1972年3月7日,汉族,该村委会东酒坞办事处支部书记,住东酒坞村四区12号。
 第三人郭xx,男,生于1959年8月20日,汉族,个体工商户,住xx市淄川区般阳小区3-4-1-102室。
 委托代理人董xx,男,生于1965年10月16日,汉族,无业,住xx市淄川区洪山路268号。
 原告xx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与被告xx市双山街道办事处(以下简称双山办事处)、xx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xx有限责任公司五号煤矿(以下简称五号煤矿)、第三人xx市双山街道办事处旭升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旭升村委会)、郭xx环境污染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于2005年4月18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分别于2006年10月27日、11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xx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何xx及委托代理人郑毅,被告双山办事处的委托代理人孙xx,被告xx公司及被告五号煤矿的委托代理人白xx,第三人旭升村委会的委托代理人周xx,第三人郭xx的委托代理人董xx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xx公司诉称:2001年1月1日,原告与xx市旭升乡旭升村东酒坞办事处、xx市旭升乡旭升村民委员会签订土地使用权租赁合同,约定:该办事处向原告出租位于东酒坞村青云岭东侧坡地81亩(土地四至:西以青云岭柳沟园沟为界,南以木厂接壤的沟为界,东以六号煤井南北路为界,北以北沟堰上为界。),合同签订后,原告于当年春天种下4535棵中华寿桃。2001年xx市旭升乡煤井(以下简称旭升煤井)提出在果园内的废渣地修建一口出水井,以帮助果园外东侧的煤井排水。水井建好后,2002年末该煤井又擅自修井出煤,原告立即制止,该煤井答应包赔一切损失,并准备买下这片果园。2003年4月桃花开放时,花瓣染上一层煤灰,原告发现问题严重,要求煤井立即停工并向其要求赔偿。当年6月该煤井停工。之后不久,原告得知该井正在被整合重组,其产权归属于被告xx市双山街道办事处。旭升煤井于当年8月加大马力出煤,并且在果园内扩充院落、扩充道路、拔除果树,昼夜使用高空翻斗、重型运煤货车内外往返运输,很快使平地长起一座煤渣山堆,煤灰、土灰、渣灰到处飞扬,每遇大风,灰蒙蒙遮人眼目。9月中旬原告刚刚摘袋的果实被染黑,与山岭上的正常果实相比相差甚远,原本可以卖到2元多钱一斤的优质果实,变成仅售价2角的劣质果实,产量从十几万斤落到几万斤。2004年春季花粉受污更为严重,秋季果实几乎绝产,连续两年的亏损使原告苦不堪言。2004年8月,旭升煤井将采矿权转让给被告xx有限责任公司五号煤矿,该矿系被告xx有限责任公司的分支机构,不具有法人资格。山东省农业厅的专家现场鉴定后指出:过量含硫粉尘污染果树的花粉、枝叶、树干、空气。同时该煤井大量抽取地下水,造成地下水下降,地面严重塌陷,生态环境恶化,使得树木生长受碍、发病、枯萎致死,产量大幅下降,果实对人体有害。专家同时郑重指出这种环境已不适合继续种植果树。面对残酷的现实,原告多次找被告双山办事处和煤矿的负责人交涉要求解决问题均未果。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请求:1、责令被告立即停止对果树的一切污染,将污染煤井从原告承租土地的四界之内搬出;2、赔偿原告被占用可耕地的损失以及被拔除果树的损失29.72万元;3、赔偿原告两年果实减产的损失56.824万元;4、赔偿原告因果树不能继续种植而遭受的经济损失109.23万元;5、赔偿原告因果实受污染不能按正常价格销售而遭受的经济损失6.696万元。诉讼费由被告负担。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提供了以下证据:
 1、土地使用权租赁合同及补充条款;2、原告中华寿桃园被污染的鉴定意见;3、旭升煤井注销登记申请书;4、旭升煤井债务清理完结的证明及注销该井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的决定;5、xx市政府x政发<2004>31号、x政办发<2004>13号文件;6、xx有限责任公司与该公司五号煤矿的工商登记材料一综;7、山东省物价局、财政厅鲁价费发<1999>314号及山东省人民政府鲁政办发<2004>51号文件;8、原告的果树正常生长的果实销售价格的收据;9、鉴定费收据;10、旭升村委会收取原告租金的收据;11、挂号信回执凭证;12、桃树未污染与桃树被污染的照片30张;13、原告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被告双山办事处口头辩称:原告所诉污染之事缺乏有效证据证实,其主张损害的事实与双山办事处没有关系。请求驳回原告对双山办事处的诉讼请求。
 被告双山办事处为证明其主张,提供了以下证据:
 1、旭升煤井工商登记材料一综;2、煤井承包合同书;3、旭升煤井转让合同书;4、郭xx的承诺书;5、内资企业登记基本情况表;6、证明原告果园内杂草丛生、管理不善的录像光盘一张;7、xx市人民政府x政字<2001>第5号、x政字<1997>第32号、x公资办<2001>3号文件;8xx公司部分工商登记材料;9、2003年9月至2004年8月旭升村东酒坞办事处收取旭升煤井占地费的收款收据;10、2005年1月起旭升村东酒坞办事处收取旭升煤井占地费的收款收据。
 被告xx公司及被告五号煤矿口头辩称:五号煤矿作为xx公司的分支机构是于2004年9月28日成立的,自2004年9月28日至2005年底在煤矿存续期间,与原告所诉称的侵占土地及污染果树的事实没有任何关系。五号煤矿成立之前是旭升煤井,该煤井具有法人资格,其在经营期间,早在原告种植果园之前就存在该煤井,即煤井在先,是原告强行在污染环境中种植果园。五号煤矿在经营期间,没有对原告的果园产生不良影响,现煤矿已经注销,不再生产,原告的果树仍在正常生长,而原告的果园内杂草丛生,是原告不尽管理之责所致,被告不应承担任何责任。请求依法驳回原告对二、三被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xx公司及五号煤矿为证明其主张,提供了以下证据:
 1、xx公司与五号煤矿工商注册登记材料一综;2、东酒坞办事处与旭升煤井的“协议书”及东酒坞办事处的证明;3、xx市煤炭局及东酒坞办事处关于旭升煤井2004年8月前没有进行生产的证明;4、双山第二派出所证明材料;5、证明原告果园内杂草丛生、管理不善的照片一组;6、xx市地质矿产局x地矿普发<2006>33号通知;7、xx市地质矿产局2006年10月18日的证明;8、xx市地质矿产局2006年11月6日、11月22日的证明各一份;9、旭升煤井及xx公司采矿许可证;10、xx市普集煤矿营业执照;11、x经字<2003>26号、普政发<2003>42号、x国资字<2003>14号、x政字<2003>59号等关于普集煤矿隶属关系变化的证据;12、普集煤矿清理完结的证明及注销该矿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的决定;13、企业注销登记申请书;14、被告双山办事处收取旭升煤井、五号煤矿青苗补偿及土地塌陷费的收款收据。
 第三人旭升村委会未答辩。
 第三人郭xx口头答辩:我是1998年承包的旭升煤井,2003年5月份这个煤井就撤了。是煤井在前,原告种植果树在后。本案与我无关,我不应参加诉讼。
 第三人郭xx提供了以下证据:1、旭升煤井采矿许可证两份;2、旭升煤井煤炭生产许可证两份。
 经审理本院认定:(一)2001年1月1日,原告xx公司(原名称为济南xx集团有限公司xx农业开发分公司)与xx市双山街道办事处旭升村东酒坞办事处(原名称为xx市旭升乡旭升村东酒坞办事处,以下简称东酒坞办事处)、第三人旭升村委会(原名称为xx市旭升乡旭升村民委员会)签订《土地使用权租赁合同》,约定原告租赁该办事处位于东酒坞村青云岭东侧坡地,面积81亩(该土地四至:西以青云岭柳沟园沟为界,南以木厂接壤的沟为界,东以六号煤井南北路为界,北以北沟堰上为界)。租期自2001年1月1日至2029年12月31日。前五年为开发初始阶段,每年每亩缴纳租金60元;五年后为效益阶段,每年每亩缴纳租金100元。2003年5月1日,因原告xx公司及第三人旭升村委会名称变更,双方又签订了《土地使用权租赁合同补充条款》。在签订前述《土地使用权租赁合同》时,该土地东侧南北路以东有旭升煤井正常生产的南、北煤井;该土地内南边有一旧煤井、水塔及煤渣。该旧煤井即为东酒坞煤井。合同签订后,原告于当年春天在该土地内栽种了4535棵中华寿桃,将该土地开发为果园。同年,旭升煤井经原告同意,对原告果园内的旧煤井(即东酒坞煤井)进行整修,用于帮助果园外东侧南北路以东的煤井排水。2002年下半年,旭升煤井在东酒坞煤井周围占地约13亩,拔除桃树715棵,拉起院墙,盖起厂房,修建道路,并从该煤井内采掘出煤。2003年4月,原告发现其果园内东酒坞煤井附近的桃花开放时花瓣染有一层煤灰,即要求旭升煤井立即停工并赔偿损失。该煤井于当年5月停工3个月后,于8月份又继续采掘生产。该煤井生产期间,原告果园内的桃树不同程度地遭受到煤灰及渣灰的污染。因该煤井开采后资源逐渐枯竭,2005年底该煤井停止生产。
 (二)审理中,原、被告对原告的桃树是否受到污染、污染原因、有无损失等发生争议,原、被告均申请进行司法鉴定。经委托本院技术室对原告的桃树污染情况及损害结果进行鉴定和评估,本院技术室委托山东省科技咨询中心(以下简称咨询中心)对原告的桃树污染情况、污染原因及是否适宜在该地区栽植进行了技术鉴定。该咨询中心经组织有关人员及专家现场勘察、采集样本、分析论证,于2006年3月21日出具(鲁咨中<2006>鉴字第04号)《鉴定报告》。结论为:1、煤矿井口的出煤、运煤已对青云岭东侧中华寿桃园造成污染。污染将导致树势衰弱、病虫害发生,直至树体死亡;2、该桃园为盛果期桃园,正常情况下亩产可达1500-2000公斤,经济寿命15-20年;3、青云岭及周边地区的土壤、气候等条件完全适宜中华寿桃的生长发育;4、除煤矿外,现场未发现其它对桃树生长发育产生不良影响的因素。根据该鉴定报告,本院技术室又委托山东北方资产评估不动产估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方资产估价公司)对原告的桃树因污染遭受损失的数额进行评估,北方资产估价公司经现场勘察、调查分析,于2006年6月8日出具了(鲁北评报咨字<2006>第043号)《评估咨询报告书》。结论为:在评估基准日2006年5月12日,原告3310棵中华寿桃年正常净收益为32.20万元。上述鉴定及评估报告送达原、被告后,被告均在法定期限内书面提出异议并申请重新鉴定。针对被告的异议,咨询中心和北方资产估价公司分别于2006年9月6日、9月12日作出了异议答复。其中咨询中心的异议答复第四条为:“2005年11月6日进行现场勘验时,青云岭地区正常生长发育的桃园,树叶未落,青云岭东侧粉尘污染的中华寿桃园,树势衰弱,部分落叶。未落叶片及树体枝干有大量粉尘覆盖。粉尘覆盖叶片及枝干,堵塞气孔,影响光照和气体交换,光合作用和呼吸作用减弱,甚至不能进行,导致树势衰弱,直至死亡,这是基本植物生理常识。青云岭东侧中华寿桃园粉尘污染明显,不必进行定量分析。”第五条为:“根据青云岭顶部同年定植的中华寿桃园及周边树木生长发育情况,充分证明青云岭及其周边地区的土壤质地、PH值、降雨、气温等立地条件,完全适宜中华寿桃的生长发育,没有必要对中华寿桃在此地的适应性进行定量分析。”北方资产估价公司的异议答复第四条为:“关于评估的范围我评估机构已与委托方事前沟通,我们对该批果树的年正常净收益进行评估。污染受损害的具体数额可以从评估结论中反映出来。”原告主张污染造成其2003-2004两年果实减产损失56.824万元,果实因受污染不能按正常价格销售造成损失6.696万元,果树因污染致死不能继续种植造成损失109.23万元。
   (三)1989年8月,xx县旭升乡工业公司组建成立了xx县旭升乡六号煤井,该煤井系乡办集体企业,具有法人资格,法定代表人为李xx,住所地为旭升乡木厂村北。1998年11月3日,xx市旭升乡经贸委与第三人郭xx签订《煤井承包合同书》,将旭升乡煤井(即xx县旭升乡六号煤井)南、北井及东酒坞村煤井(该井承包费归东酒坞村)合并承包给第三人郭xx生产经营。承包期15年,自1998年11月3日起至2013年11月3日止。承包方式以个人财产作抵押大包干承包,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承包费前5年共计235万元,原煤4000吨(其中50万元,原煤4000吨付给旭升乡东酒坞村,每年的付款方式等条款按第三人郭卫星与东酒坞村所签合同执行),5年以后的承包额再根据市场形势双方协商而定。该合同还约定,第三人郭卫星必须按照原南北井与驻地村签订的协议,每年分两次支付占用木厂村、东酒坞村土地的青苗补偿费。1999年6月25日,第三人郭xx根据《煤井承包合同书》的约定,经工商机关批准,将xx县旭升乡六号煤井变更名称为xx市旭升乡煤井,法定代表人由李xx变更为第三人郭xx。第三人郭xx承包经营期间,办理了旭升煤井的煤炭生产许可证及采矿许可证。
 (四)2003年8月21日,被告双山办事处(作为甲方)与xx煤炭(集团)有限公司所属的xx市普集煤矿(作为乙方,以下简称普集煤矿)、第三人郭xx(作为丙方)签订《旭升煤井转让合同书》,约定:甲方将所属的旭升煤井范围内的南、北井及东酒坞村煤井合并转让给乙方生产经营。转让方式为乙方以550万元一次性买断上述煤井,甲、丙方将旭升煤井的所有财产及开采权转让给乙方。甲方协助乙方办理生产许可证、营业执照及法人代表的变更,所需费用由乙方负担。合同签订前发生的债权债务,由甲、丙方承担并负责清理债权债务;合同签订后发生的债权债务,由乙方承担。乙方在生产经营期间,每年向甲方支付16万元、原煤200吨(其中包括占用东酒坞村土地使用费及青苗补偿费6万元、原煤200吨),由甲方负责与村委办理。合同签订后,普集煤矿于2003年8月30日接收了旭升煤井,并继续使用旭升煤井的营业执照、采矿许可证、煤炭生产许可证等进行经营。2003年11月18日,经被告双山办事处协助,该煤井申请工商机关变更了企业法定代表人为李xx。自2003年9月起,该煤井经被告双山办事处向东酒坞办事处支付占地补偿费至2005年12月底。
 2004年9月18日,被告双山办事处根据xx市人民政府x政办发(2004)13号文件精神,以旭升煤井已经整合重组,煤炭采矿权已经对外转让,已无法继续经营为由,向工商机关申请注销了该煤井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并出具了“该矿清产核资完毕,债务清理完毕”的证明。
 (五)2001年4月,xx市公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注册成立。该公司为企业性质的公有资产经营机构,受xx市公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委托,代表xx市政府对市属企业公有资产直接行使资产收益、重大决策、选择管理者等出资人权利,负责市属公有资产的投资运作和产权经营。
 2003年9月,普集煤矿为实现集体转为国有,委托山东正义有限责任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正义会计所)对本矿资产和负债进行了评估。其中固定资产评估值为22,511,148.31元。2003年12月,根据xx市人民政府x政字<2003>59号等文件精神,普集煤矿由集体所有制变为国有,划归市属企业,隶属于xx市经贸局管理,并于同年12月4日取得了企业经济性质为国有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2004年9月,xx市经贸局根据xx市人民政府x政办发(2004)13号文件精神,以普集煤矿已经整合重组,煤炭采矿权已经对外转让,已无法继续经营为由,作出注销该煤矿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的决定,并于同年9月18日向工商机关申请注销了该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出具了“该矿清产核资完毕,债务清理完毕”的证明。
    (六)2004年2月11日,xx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下发了《关于乡镇煤矿整合重组的实施方案》x政办发<2004>13号文件,决定对全市乡镇煤矿进行优化重组整合。取消乡镇以下办矿体制,全部煤炭企业收归市属管理。2004年6月18日,xx市公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与xx矿业有限公司分别出资2700万元、300万元注册成立了被告xx公司。其中xx市公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出资2700万元中,有普集煤矿2251万元的固定资产作为实物投入。该公司为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3000万元,法定代表人张xx,住所地为xx市普集镇南(xx集团院内)。
 2004年9月28日,由被告xx公司申请设立的被告五号煤矿经工商机关登记成立。该矿系被告xx公司的分支机构,无注册资金,不具有法人资格,负责人为李xx,营业场所为被告双山办事处木厂村北(系原旭升煤井住所)。被告xx公司2004年8月至2007年8月的采矿许可证证明,被告五号煤矿的矿区范围为原旭升煤井的采矿范围。
 本院认为,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是:1、旭升煤井是否侵占原告承租的土地及造成哪些经济损失;2、旭升煤井在原告承租的土地内开发东酒坞煤井是否应当经原告同意;3、旭升煤井及五号煤矿采煤、运煤是否给原告的桃树造成污染及污染造成哪些损失;4、本案民事责任如何认定。
    关于焦点1、本院认为,原告与第三人旭升村委会在2001年1月签订的《土地使用权租赁合同》,主体适格,内容合法,四至清楚,应属有效合同,依法应予保护。被告双山办事处所属的旭升煤井未经原告同意,擅自在原告租赁土地内的东酒坞煤井周围修建道路,拉院墙建厂房,并从该煤井内采掘出煤,系侵权行为,依法应承担相应民事责任。被告双山办事处主张旭升煤井开采东酒坞煤井所占土地与原告承租的土地部分重叠,并未提供有效证据证实,其提供的旭升煤井与东酒坞办事处签订的协议书因未提交原件,原告不予质证,且该协议约定使用的土地四至并不明确,第三人旭升村委会当时亦不知情,东酒坞办事处隶属于第三人旭升村委会管理,不具有签订该协议的主体资格,故该协议不具有证据效力,本院不予采纳。经本院现场勘察,结合原告租赁合同中约定的土地四至范围,可以确定旭升煤井开采的东酒坞煤井及所占用的土地均在原告租赁使用的土地范围内。第三人旭升村委会以对原告租赁的土地未实际测量,实际面积远大于合同约定的面积为由,主张东酒坞煤井及所占土地不在原告租赁的土地范围内,与事实不符,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原告主张旭升煤井修路、建院落先后拔除其桃树715棵,占用其土地13亩,按株距计算每亩55棵,与第三人旭升村委会所称实际占地10亩左右相吻合。因原告于2001年初栽树,2002年下半年被拔除,已接近2003年的初果期,其选择幼果期到初果期之间的相应标准,按每棵80元要求补偿,符合山东省物价局、财政厅鲁价费发<1999>314号文件规定,应予采纳。故原告被拔除果树的损失应认定为5.72万元。被告称原告没有举证证明是谁拔除的果树,理由不当,该事实可由旭升煤井侵占原告承租土地并开发东酒坞煤井的事实予以印证。被告主张原告按每棵80元要求补偿,依据不足,但被告未提供相关依据予以反驳,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主张旭升煤井应按占用土地16亩支付其租赁费,因该主张与第三人旭升村委会所称实际占地仅10亩左右差距较大,故亦应按占地13亩确认补偿数额。原告以xx市人民政府x政发<2004>31号文件规定,主张按每亩每年补偿5000元赔偿其占地损失,依据不足,该标准应属煤矿占用及征用土地所有人的补偿标准,不应适用本案。故被告主张应按原告租赁土地前五年的租金标准每亩每年60元补偿,理由充分,应予采纳。原告主张补偿3年,理由正当,应予支持。故原告主张3年占用土地的损失应认定为0.234万元。上述两项合计应认定原告被占用土地及被拔除果树的损失为5.954万元。
    关于焦点2、本院认为,原告与第三人旭升村委会签订土地租赁合同时,该土地内仅有一个从七十年代即废弃的旧煤井(即东酒坞煤井),一个水塔,一堆煤渣,旭升煤井并未在该土地内采掘挖煤。第三人旭升村委会知道原告栽植果树,并未告知原告还要在该土地内的旧煤井内采掘挖煤,因此,被告主张旭升煤井开采东酒坞煤井在先的事实不能成立。被告双山办事处于1998年11月将旭升煤井发包给第三人郭xx时,在承包合同中专门说明东酒坞煤井的承包费归东酒坞办事处;在2003年8月将旭升煤井转让给普集煤矿时,在合同中约定“将旭升煤井范围内的南、北井及东酒坞煤井合并转让”。且两份合同均约定经营者在经营期间应向东酒坞办事处支付占地使用费及青苗补偿费。上述内容表明东酒坞煤井不属旭升煤井所属的矿井范围,被告双山办事处处分该煤井应当经第三人旭升村委会同意。被告双山办事处未举证证明其发包和转让已经第三人旭升村委会同意,故其以上属两份合同主张旭升煤井在原告承租的土地内开采东酒坞煤井合法的理由不足。虽然旭升煤井及被告五号煤矿在生产期间,办理了煤炭生产许可证、采矿许可证,并向东酒坞办事处支付了部分占地使用费,但东酒坞办事处系第三人旭升村委会所属的办事机构,并不具备法人资格,其行为不是第三人旭升村委会的法人行为,不能对抗原告与第三人旭升村委会的土地租赁合同。故旭升煤井和被告五号煤矿在原告承租的土地内开采东酒坞煤井,应当与原告协商达成用地补偿协议后,再行开采生产。
    关于焦点3、本院认为,原告租赁土地内的桃树因旭升煤井采掘挖煤遭受污染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应予确认。其果树因污染而造成的损害后果,经有关部门鉴定后已作出鉴定及评估结论,应予采信。(1)原告主张两年果实减产的损失56.824万元及因果实受污染不能按正常价格销售而遭受的经济损失6.696万元,系指2003和2004两个年度的损失。其主张2003年为初果期,污染较轻,根据桃树的正常产量,每棵按产40斤计算,减产9.52万斤;2004年为盛果期,正常产量每棵桃树约产60斤,因污染较重,基本绝产,该年度减产约为18.892万斤;按每斤2元计算,两年减产损失56.824万元。而2003年度桃树受污染较轻,约3.72万斤寿桃因受污染,个小、质量差,不能按正常价格2元/斤销售,而仅卖0.2元/斤,造成销售损失6.696万元。上述主张两项损失共计63.52万元,没有超出《评估咨询报告书》中两年净收益的数额,应予采纳。被告辩称原告主张的桃树产量及市场价格无证据证实,缺乏计算依据,与事实不符。原告已提供了其正常生长的桃园销售果实的价格发票,并经本院委托作出了评估报告,被告对其抗辩并未提供相反的证据予以反驳,故被告的上述抗辩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被告以评估报告中的评估基准日与原告要求赔偿损失的年度不是同一个时间为由,主张不能按评估报告的评估结果计算原告损失,不能把评估净收益作为原告所受损失的参考依据。对此,本院认为,虽然评估报告是对评估的资产在2006年5月12日所表现的市场价值作出的反映,但原告的果树在2004年已进入盛果期,其果树的年产量与2006年5月份(盛果期)鉴定时并无区别,该结论能够反映原告的果树受污染致害时的损失情况。故被告的上述主张理由亦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2)原告主张果树因污染而不能继续种植的事实,已由山东省农业厅的鉴定意见和鲁咨中<2006>鉴字第04号《鉴定报告》予以证实,本院予以采信。被告主张鉴定报告认定污染将导致树势衰弱、病虫害发生,直至树体死亡,不具有客观真实性,应当重新鉴定。因鉴定报告是由原、被告双方申请,经本院委托具有相关资格的鉴定机构作出的鉴定结论,且与山东省农业厅为原告出具的鉴定意见相一致,故该鉴定报告对于本案应具有较强的权威性和客观真实性,其证据效力应予确认。虽然被告五号煤矿已于2005年底停止生产,原告的大部分果树现在没有死亡,但煤矿停产前已给原告的果树造成了污染,且污染导致果树死亡应当经过一个较长的过程。故被告要求重新鉴定的理由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告的桃树于2001年初栽植,经济寿命15-20年,2003-2004年是初果期到盛果期的初期阶段,根据鲁价费发<1999>314号文件规定的地面附着物补偿标准,果树初果期每棵补偿120-260元,盛果期每棵补偿200-400元。原告按盛果期补偿标准每棵330元计算损失,主张赔偿因果树不能继续种植而遭受的经济损失109.23万元,所依据的标准过高,应适当降低。根据本案具体情况,本院认为,按盛果期最低补偿标准每棵200元计算原告的损失应为公平合理 ,且该标准尚在盛果期补偿标准之内。故对原告主张的该项损失应确认为66.2万元(3310棵x200元=66.20万元)。
    关于焦点4、本院认为,(1)原告要求立即停止污染并将污染煤井从其承租的土地内撤出,实际是要求停止侵害、排除妨碍。因被告五号煤矿已于2005年底关闭了东酒坞煤井,不再进行开采,故原告要求停止污染的目的已经达到,无需作出处理。现东酒坞煤井周围的房屋及院墙尚未拆除,原告要求污染煤井从其承租的土地内撤出,实际是要求拆除东酒坞煤井周围的房屋及院墙并恢复原状。该项请求事实清楚,理由正当,应予支持。被告五号煤矿接收了旭升煤井的经营场所和采矿范围,系东酒坞煤井的后期开采人,其应当承担拆除房屋及院墙并恢复原状的民事责任。旭升煤井系占用原告租赁土地并实施修路、建房、拉院墙的侵权人,被告五号煤矿接收旭升煤井后,是上述侵权行为的受益人,原告要求赔偿占用可耕地的损失以及被拔除果树的损失5.954万元,应由旭升煤井和被告五号煤矿按占地时间分别承担60%、40%为宜。(2)原告主张被告赔偿因污染造成的两年果实减产的损失和赔偿因污染致果实不能按正常价格销售而遭受的损失,以及因污染致果树不能继续种植造成的损失,均系因原告的果园遭受煤灰、渣灰的污染所造成的财产损失。对此,本院认为,原告的上述三项损失应根据客观事实及责任大小,由原、被告合理分担。原告租赁第三人旭升村委会青云岭东侧土地时,该土地东侧运煤道路及旭升煤井的南、北井已经存在且煤井正常生产,原告将租赁土地开发为果园并栽植桃树,其应当预见到土地东侧道路运煤及煤井出煤会给其桃树造成一定的污染。虽然鉴定报告未分析说明东侧煤井及道路对原告的果树污染有多大影响,但从东侧煤井距原告承租的土地较近来看,东侧煤井在正常生产时,也会对原告的果树造成污染。原告未能预见污染后果的发生,故原告对污染给自已造成的财产损失,应自行承担相应的责任。被告双山办事处所属的旭升煤井未经原告同意,从2002年下半年擅自在原告承租的土地内开发东酒坞煤井,并大量出煤、运煤,对原告的桃树造成污染,致原告的桃树在2003年大量减产,2004年基本绝产,其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被告五号煤矿于2004年9月成立后,接收了普集煤矿购买的旭升煤井的不动产、经营场所、采矿范围和采矿经营权,并继续采掘旭升煤井开发的东酒坞煤井,对造成原告的桃树2004年基本绝产,并加重污染导致桃树不能继续种植,亦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旭升煤井及被告五号煤矿在原告承租的土地内开采东酒坞煤井,是造成桃树污染的主要原因。该井地处原告的果园南部,系南北风向时的主要污染源头。旭升煤井的南、北井地处果园的东南侧,中间有南北向的生产路相隔,是造成桃树污染的次要原因。因此,对原告因污染所造成的损失,本院确定原告应自行承担35%,旭升煤井承担35%,被告五号煤矿承担30%为宜。(3)被告双山办事处作为旭升煤井的开办单位,其将东酒坞煤井合并发包给第三人郭xx,允许郭xx开采东酒坞煤井,对原告的果树遭受污染应负有责任。其将旭升煤井转让后,与第三人郭xx签订的煤井承包合同依法自然终止,原告未申请追加第三人郭xx参加诉讼并承担责任,故本案应免除第三人郭xx的民事责任。根据企业法人制度,旭升煤井应独立承担民事责任。被告双山办事处申请注销旭升煤井时,向工商机关出具了该煤井债权债务清理完毕的证明,该证明具有债的担保作用,故被告双山办事处应对该煤井注销前的债务承担民事责任。被告五号煤矿无独立的财产,不具备法人资格,其民事责任应由被告鑫岳公司承担。(4) 被告双山办事处与xx煤炭集团普集煤矿签订的煤井转让合同,虽盖有xx市xx煤炭(集团)有限公司的印章,但实属普集煤矿接收了旭升煤井及其财产。普集煤矿于2003年8月30日接收旭升煤井后,虽仍以旭升煤井的名义继续生产,没有变更企业名称,但普集煤矿于同年9月委托正义会计所对其资产作出的评估报告,已把旭升煤井的财产纳入本企业财产范围,与本企业财产形成混同。因此,普集煤矿是2003年9月至2004年9月东酒坞煤井的实际开采人和受益人,对该期间因污染给原告造成的损失,依法应有普集煤矿承担责任。普集煤矿在划归国有企业隶属xx市经贸局管理后,xx市经贸局于2004年6月又申请将普集煤矿注销,并向工商机关出具了该矿债权债务清理完毕的证明,故xx市经贸局应对普集煤矿注销前的债务承担民事责任。因原告起诉前旭升煤井未改变名称,亦未注销,原告不知道该煤井已经转让,亦不知道应当追加xx市经贸局参加诉讼并承担责任,故对原告2003年9月至2004年9月期间果树因污染所造成的损失,应由被告双山办事处先行承担赔偿责任,后另行追偿。被告双山办事处辩称,旭升煤井转让后,财产权及开采权均由普集煤矿接收,办事处仅负责清理转让前的债权债务,对转让后的债务办事处不应承担责任。对此,本院认为,虽然普集煤矿接收旭升煤井后,系实际经营者,但普集煤矿是以旭升煤井的名义生产经营,被告双山办事处并未及时申请注销旭升煤井。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与企业改制相关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被出售的企业虽然已通过资产评估和资产出售,完成了其法人终止的实质要件即清算程序,但由于其未依法到工商机关办理注销登记,即该企业法人终止的形式要件尚未满足,故该企业在法律上并未最终终止,其民事诉讼主体资格依然存续,并仍负有偿还债务的义务。也就是说,根据企业资产转让情况追加的责任主体承担责任,并不当然免除被出售企业承担民事责任的义务。故本案中旭升煤井在被转让后至注销登记前,仍应承担企业法人的民事责任。而旭升煤井是由被告双山办事处进行清算并申请注销的,故被告双山办事处的上述主张理由不足,本院不予支持。被告双山办事处主张旭升煤井转让后,应当根据该煤井的资产流向,由接收该煤井资产的受益人承担责任。对此,本院认为,普集煤矿接收旭升煤井的资产后,划归国有企业隶属于xx市经贸局管理,xx市公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又把普集煤矿2251万元的固定资产投入被告xx公司,该事实说明xx市政府对其所属企业国有资产进行了行政性调整和划转。这种调整或划转,不是企业自身意志所决定的。xx市公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的上述行为,是代表xx市政府对市属国有企业行使的行政管理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与企业改制相关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的规定,本案不能按照“债随资产走”的原则,认定被告xx公司应当承担普集煤矿的民事责任。故被告双山办事处的上述主张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原告主张旭升煤井及五号煤矿侵占其租赁土地、开采煤井、污染其果园并造成财产损失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本院予以确认。原告在明知承租地附近存在生产煤井的情况下仍栽植果树,未能预见污染后果的发生,其自身存在过错,应减轻侵权人的相应责任。案经调解不能成立。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一百三十一条、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五)、(七)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限被告xx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拆除原告xx市xx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承租土地内东酒坞煤井周围的房屋、院墙及设施、设备,恢复原状;                                         
    二、原告xx市xx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被拔除果树及被占用土地的损失5.954万元,由被告xx市双山街道办事处赔偿原告xx市xx农业开发有限公司3.5724万元;由被告xx有限责任公司赔偿原告xx市xx农业开发有限公司2.3816万元;
    三、原告xx市xx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因污染造成的两年果树减产损失(56.824万元)和因污染致果实不能按正常价格销售造成的损失(6.696万元)及因污染致果树不能继续种植造成的损失(66.20万元)共计129.72万元,由被告xx市双山街道办事处赔偿原告xx市xx农业开发有限公司45.402万元;由被告xx有限责任公司赔偿原告xx市xx农业开发有限公司38.916万元;
 上述二、三项,限两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
 四、驳回原告xx市xx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20134元,原告xx市xx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负担10434元,被告xx市双山街道办事处负担5000元,被告xx有限责任公司负担4700元;鉴定评估费40000元,原告xx市xx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负担10000元,被告xx市双山街道办事处负担15000元,被告xx有限责任公司负担150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姜   X
                                    审 判 员  李   X
                                    审 判 员  宋 X X 

                                 二00七年二月二日
 
                                    书 记 员  杨  X

 

版权所有  山东博睿律师事务所(www.boruilaw.com)
联系电话:0531-82687278、82687275   传真:0531-82687278   E-mail:boruilawyer@163.com
地址:济南市高新开发区正丰路环保科技园A座4005、5005室   邮编:250101           
鲁ICP备10001930号
您是第  2771837  位访问者
免费咨询电话